欢迎进入福建体彩网【真.正】
全国服务热线: 400-0653357
联系方式

联系人:刘经理

手机:400-0653357

邮箱:5218214@qq.com

土工布厂家-华翔环保新材料

时间:2021-01-08 11:01

  土工布厂家先来看下这个畜生的罪行,不能称之为人,手段极其残,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那种。

  根据杨晓燕家属提供的判决材料显示,2018年10月4日,杨某看到杨晓燕独自到百香果收购点,便产生了邪念。杨某在杨晓燕返家途中守候,企图对其施。杨晓燕反抗并大声哭喊,被杨某用手掐脖致昏迷,随后被装入蛇皮口袋带入某山岭。杨晓燕醒后被杨某用刀刺伤双眼及颈部,杨某随后对其进行奸淫,拿走其32元钱,并将其装入蛇皮袋,通过滚、搬等方式带下山岭,至一水坑中浸泡,后将其抛弃在一处山坡。10岁的孩子,在醒着的状态被刺伤双眼和颈部,在剧痛的情况下被奸淫,这是何等的酷刑,何等的人间惨剧,能清醒的对10岁的孩子做这种事的,不会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悔罪心,不会有任何一丝一毫悔改的可能,十足的罪恶只有死亡能够消散。

  好了,抛开情节,我们来尽可能的猜测一下为什么会判死缓。我们来看看死缓的条件:

  死缓是死刑缓期执行的简称,指的是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2年执行。这种情况,犯罪分子是应当判处死刑的,而且是属于必须立即执行的情节。但是在定罪量刑情节中,犯罪分子恰恰有了自首的情节。二审判处死缓应该是考虑到了自首的情节,但是自首就必须减轻处罚吗?从而在死刑的执行方式选择死缓?毕竟按照惯例死缓基本上就不会死了,除非其在监狱里继续犯罪。让我们来看看自首的规定:

  《中华人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但部分犯人自首后依然有判处死刑的可能。如果对自首后的犯罪嫌疑人过于普遍地从宽处罚会产生弊病,与预防犯罪的目的相悖,尤其是对社会危害大的罪名。

  可以看到,刑法中规定的,自首情节不是必须减轻,而是可以!而且,对社会危害大的罪名,如果盲目的适用减轻,就与预防犯罪的目的相悖。一小部分穷凶极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主观恶性非常大的犯罪分子永远不能靠感化,必须靠严刑来打击,这也是法的作用中强制作用的体现。

  我看到微博中有些网友认为:如果自首后还判死刑,那么以后犯罪分子都不自首了。

  但是自首从轻是考虑的犯罪人的主观恶性,而不是考虑他自首的示范效用。针对于罪大恶极的人,主观恶性是不会因为自首而有变化的。仅针对这个案子来说,就算因为考虑这个改判死缓。那些犯罪分子该不自首的,还是不自首。你看看警察每年发布多少通缉令,甚至很多罪行轻微的都不会选择自首,人人都报着抓不住自己的想法,又有几个人会去选择自首?人性的选择就是躲避和隐瞒。而且,这种示范作用对犯罪分子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对于这种罪大恶极的人完全没必要考虑这个环节。特么的,不自首,劳资和劳资的兄弟们抓你们进来就是,好多积压了20多年的大案子都一直在无终止的追查着,好多案子二十年后还是把犯罪分子抓到。

  **痛心的是,我看到,这个孩子的爸爸还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见义勇为牺牲了。英雄后代,就是这个回报?好人有好报?这种恶劣的社会影响我认为也应该被考虑在量刑中。希望让每个罪大恶极的人能够得到应用的惩罚吧。

  死缓真的不太能接受,只有死刑立即执行是他的归宿。学法律的都知道,罪责刑不相适应才是**可怕的,这样的罪行都不用丢失生命,穷凶极恶的人靠什么威慑?

  针对部分网友的回应:有网友说我一个公学硕士为何有强烈主观代入,我不认可,我支持的也只是一审的判决结果。我认为我首先是人,然后才是职业,然后才是学识。我有情绪,但是我的回答完全以法律为依据,得出的结论与我的情绪一致,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学法律,不能抹灭基本的良知,我从来不认可作为法律人,可以罔顾道德伦理来为穷凶极恶的人脱罪,法律人维护犯罪人的权利应该建立在让犯罪人享有承担与其罪行相匹配的惩罚的权利,不让犯罪人遭受比他所应承受刑罚更严重的惩罚,而不是赋予犯罪人可以减轻所应承担刑罚的惊喜。

  需要申明,我从来没有否定过犯罪人的法律权利。一切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一向鄙视一些人张口就是死刑,但是犯罪人的法律权利的意思是他不应该承认比他罪行重的惩罚,而不是演变成他必须承担比他罪行轻的惩罚才叫保护犯罪人的法律权利。在这个案子中,他的罪行与死刑完全匹配,我不认为一审的判决结果侵犯了他的法律权利或者了法律公平。

  同样,我也不认可有些人对司法机关以及法官的谩骂,法律在争辩中才能完善和进步。死缓和死刑两种结果只是在合理范围内的两种选择,我个人更倾向于后一种选择。所以,阴谋论,猫腻论,辱骂也不要有,只是有人偏柔有人偏硬的结果而已。

  法开始调卷审查,要相信我们的司法机关。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是舆论裹挟,而是证明了我国法制建设的进步,不论是二审的变动还是法的行动都是进步的一部分。

  但是人民群众的舆论呼声肯定被法参考在内,所以我不认可很多法律人喷我说我不尊重判决结果,说我带节奏,我们能做的就是行使我们的监督权,合理而不极端的群众监督再加上完善的体制才是完善的。

  同时也是给予我们一次大讨论的机会,不断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改变以往存在的某些人权利意识膨胀而法律意识淡薄的现象。相信法**后能够做出符合大众期望的结果,并不是法屈从于大众的期望,而是在两个备选项中,有一个与人民群众的呼声相吻合!不希望这个畜生再多活一天了。

  另外,趁着我次被这么多朋友关注认可的机会,我也要澄清一下,就算是死缓,但是被限制减刑,也不会像有些极端网友说的那样会不断被减刑的,过去会有这种现象,但是当前的环境和之前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真的在进步。还有,不要去干扰二审法官的生活,人肉或者网会让我们也成为施者。

  5.10日更新:另外,想在这里对一小部分法学人说,你们没有明白为什么我这篇回答会火,并不是因为我对这个案子有多么专业多么深刻的理解,而是这一小部分法学人所秉持的理性与不考虑人性的法学观点以及学法的高傲与优越感,被网友反对罢了。我认得清为什么这篇会火,所以我也积极采纳很多专业人士的修改,也在高热度的同时理性引导网友更理智的发声,我需要学习的地方有很多,但是其他的学校鄙视、专业鄙视、职业鄙视还是不要有了。任何时候,都是达者为先,道理为先。

  5.11日更新:案件的争议点,也是司法回应民众的诉求点!人民网评的文章,让我对我这篇回答不再产生怀疑。

  我国刑法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里的“可以”是一种倾向性意见,即可以从轻或减轻,而不是“必须”“应当”从轻或减轻。很多法律界人士指出,对于未成年人这类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的案件,应当根据被告人实施的犯罪行为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来综合量刑,完全可以对杨某不予从轻处罚。单单揪住“自首”的情节来轻判杨某,犯了“因为一棵树而忽视整片森林”的错误,这既不符合常识常理常情,也没有考虑到案件的社会效果,是一种机械司法。同时,当有关该案的争议演变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时,杨某的生与死已经超越了个案本身。要看到,司法判决作为一种激励机制和标志导向,会影响到当下的社会心态,也会影响到今后人们的行为选择。接下来,无论是否改判,都应该围绕案件的争议点来有效地释理说法,澄清焦点纷争,消除公众疑虑,全面回应人民群众的司法诉求。 人民网评:案件的争议点,也是司法回应民众的诉求点--观点--人民网

  对其中罪行严重、恶劣者,该重判坚决依法重判,该判处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